January 4, 2010

今天开始新年第一天上班,一堆破事儿。先是问人事部和律师楼,我给律师的材料寄到没有。律师楼说,没收到;然后人事的人回复:你的东西被UPS给弄丢了。得,snail mail寄没有了。

然后折腾别的事情到下班。回家以后我赶紧重新打印表格,同时问律师,一样的文件做两份,是不是合法。律师说没事,于是我就回复,说要寄如下新表格去,点了gmail的发送,结果gmail说,我们现在服务器故障,您干脆连电子邮件,也玩一把寄没有吧。我说那好吧,既然大家今天都准备玩我,那我就奉陪到底,不过万能的google啊,麻烦您帮我存一下草稿先?

google说,你当我傻子啊?服务器故障懂不懂?还想存草稿?

December 23, 2009

休假在家,无聊之余忽然想起了小时候听父母讲的“良民证”。于是跑去用google百度了一把良民证的图片。却发现一个问题:大多数网络上面良民证图片的日期,居然都是民国的纪元。这和我小时候听来的故事不太一样。印象里,良民证是日本侵略军在中国占领区用来控制的一种手段,是中国人痛恨的东西。我又仔细看了看,保留下来的那些良民证,似乎都是江苏那边的,或许当时敌占区也还用民国的纪元。后来又发现同时有日本和民国两种纪元共存的良民证,看来当时的确是两者并用的。

看图片,良民证一般是纸的或者布的,制作很粗糙。小时候听故事,经常有游击队员伪造良民证,混进城里的故事。我的父辈里面,也有几位干过这种事情的,可见当时漏洞还是很多的。其实即使在高科技的今天,漏洞也不少。比如入境美国,边境检察官咋咋呼呼的让每个外国人来按指纹。我排在队里就暗自好笑:真要是有重金支持的恐怖分子,哪个会这么老实的排队让你取指纹?早就从机场某个漏洞溜走了;或者从墨西哥边境钻进去了。在这里老老实实排队的,都是良民。

December 13, 2009

某次看交友网站,发现女生的照片都喜欢打个’V',问朋友为啥?朋友说:

那哪是V,那个是2,是说,当二奶也可以。

December 12, 2009

昨天急着赶路,没时间详细说。为什么会有电波抓不住列车的事情呢?协和号高速列车一个小时也不过跑170到220公里(咦?搜狗怎么看见220,就认为gongli应该是“宫里”不是“公里”?你们的HMM是用辫子戏训练出来的?),电波可是一秒跑30万公里的。要是电波抓不住手机,那我们的列车就是银河铁道999,我们也不用去非洲挖矿了,直接移民人马座。

有点手机常识的人都知道,手机是和基站通信的,各个基站各管一片地方,很多基站管理的区域,组成类似蜂窝的系统覆盖地球表面。所以在美国,手机不叫handphone叫cellphone。在手机运动的时候,如果跨越基站管理区域的边界,那么在两个基站之间会有交接工作,把手机的通信从离开的那个区域的基站交给进入区域的基站。

当然实际的操作比这个复杂多了,比如一个地方三个基站覆盖怎么办?手机去问谁?你去问问丁磊关于魔兽,就知道有多复杂了。

扯远了,接着说基站和手机。手机运动的快了,在切换基站的时候,就会发生基站处理不过来的事情:这边基站还在跟另外一个基站商量谁管这个手机的时候,手机已经跑过去了。

不过,列车再快,和汽车的速度也差不了多少,那么既然高速公路上面开车打手机没问题,为什么高速列车上面打手机就有问题呢?

November 29, 2009

最近赶潮流看了《蜗居》,因为不知道那个“你来吃我呀”在第几集,所以电骡下到哪一集就开始看,结果看见宋老大给小美眉讲解吸毒的危害。我等着这位老大讲出一句“内啡肽”呢,结果被他老人家硬生生的说是“某种化学物质”。我当时就有点受不了,国内的电视剧这么多年了,还是一股的话剧味道,这些演员,特别是男演员,就不能好好说话么?非要故弄玄虚,搞得跟《走进伪科学》一样。

许多年以前就有人对这个不满了,为这个事情发明了一个新单词:zhuangbility,汉语意思就是“装13-lity”。我这么多年看下来,除了刻意的贫嘴,就是刻意的装13,没有几个认真说话的。

还有一个,就是国内的电视剧,片场和道具都太不敬业了,拍出来好像国内空气污染多严重似的。你看美国人,就算在空气污染巨严重的纽约和洛杉矶,拍出来的片子也一样很干净。我知道国内空气污染其实没那么严重,老外经常说中国空气不好,多半是看电视剧得出的结论。这些管道具的,对我们国家形象也太不爱惜了。

October 2, 2009

当年那么多网络协议,为什么http最后活的最好,用户最多?

September 1, 2009

嗯,先带好头盔

新浪/搜狐/网易:gmail趴下了,给大家造成了损失,好在没有影响中国,大家对云计算忧心忡忡

keso:这次google演砸了,成绩是明显的,道路是曲折的

谢文和曹增辉:让我们思考一下云计算的未来

王冉:国内的视频网站除了版权这个壁垒,服务稳定性也值得考虑

CCAV:美国谷歌公司的邮件服务系统hotmail在美国西部时间9月1号下午一点中断,造成了用户巨大的损失。

微软中国的头:那啥,央视的电话是多少?

嗯,我今儿算把国内的IT大腕得罪了一半儿多

April 17, 2009

去keso那里逛,看见胡泳的BLOG里面的这篇“沟通之难,难于上青天”。里面的链接挺不错的,anti-cnn跟cnn开始对话。说起来,我在美国,经历过不少这样的对话。当故事讲讲吧,和政治无关。

比如公司里面的同事,经常就会跟我聊聊台湾的事情。有次大家一起开车出去吃饭,回来跟车上就聊,有人问我,你对台独这个事儿怎么看?然后旁边一个50多岁的老美就给了我个眼色。

这个50多岁的老美以前在亚洲住过很久,我们平时挺谈得来的。我看到他的眼色,心想原来美国也很复杂嘛。于是我说,我靠,这事儿跟我关系也不是特别大,他们爱独立独立去呗,我说不行,你觉得他们会听么?然后大家哄笑。笑完以后我说,可是我如果去台湾玩,比你们美国人去台湾还麻烦呢,签证都很难拿。这算怎么回事儿呢?

我来美国的时候,学校帮着找了一家美国人,我跟老婆到了以后在她家里免费住了仨星期,我们现在也一直是很好的朋友。她收养了两个中国女孩儿,每年还组织我们这里的类似家庭来弘扬中华文化,弄的比我们还象中国人。去年国内闹奥运,美国华人也游行的时候,她给我打电话,上来第一句就问:这个anti-cnn是什么东西?我迟疑了一下,她跟电话那边急了:Come on,你整天在网上逛,会不知道这个?

我乐了,问她:anti-cnn怎么惹着你了?她说:没有惹我,但是我这里今年来了个中国学生,他是anti-cnn的成员。我说:是个人都能是成员。她说,他跟我这里传播anti-cnn的事情。我说你就当他是另外一种摩门教不就结了。她急了,说:这个人说你们中国政府说的都是对了,你看,我都不相信我们的政府。

哦对了,对话的目的是什么?首先是建立信任,然后呢?

March 15, 2009

今天在译言看到这篇:““草泥马”:读懂中国”。真是太搞笑了。原文在这里,这又是老外不懂中国,但是装模作样跟更不懂中国的其他老外之前炫耀的例子。这种东西读的多了,见怪不怪,但是再给折腾回中国去,就太无间道了。老美,别以为你知道谐音,听说过大闸蟹,就懂得啥叫草泥马了。

没错,草泥马的谐音是骂人的,那么谁来告诉我,为什么选羊驼来当草泥马?为啥不是别的动物?这个问题讲英文的老外为啥都故意忽略了?

羊驼,英文是llama,音译是“拉马”。这个世界上有个老不要脸的,到处骗钱不算,还搞得我们在海外的华人一个个都好像是邪恶的化身。你丫自己骗钱也就算了,干嘛弄得我们都不爽?当时这个老骗子来我们这里骗钱的时候,我有个朋友跟我说,咱们这边农村llama多,咱们去租一匹来,羞辱一下那个老东西。不过后来因为各种原因,没实施。

现在好了,都弄到网上去了。还不知道那个老东西是谁?你用google去百度一下llama的图就知道了,记得不要写俩L,只写一个L就够了。

这才是草泥马的精髓,以后提到那个老骗子,就跟一句草泥马。

哦对了,国内各位,你们要是因为盾的原因看不到所有的llama的图,只能说是盾自己砸了自己的脚。

March 10, 2009

钱如果不依附在某个东西上面,就是废纸。

美元在布雷顿森林体系时期,依附在黄金上;布雷顿森林体系崩溃后,依附在石油上。

中国的钱,依附在中国人身上。

« Previous PageNext Pag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