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ptember 8, 2009

写了这么久的blog,最近去看站点访问记录,发现:

  1. 每个月只有可怜的6,7万次访问
  2. 居然大多数访问是从搜索“绿坝”来的

看来我是成功的变成了一个小众作者。

August 21, 2009

最近玩了玩Mac OS X,才发现,原来计算机是如此的难用。除了正常工作的菜单,双击这些东西,一旦有点问题,连装个驱动程序我都必须去搜索一下才知道该怎么办。

我还是在windows和linux世界里面混了这么多年,了解计算机的基本结构,敢去试验,没有失败的压力的条件下,装个驱动之类的还要半个小时,那么对普通用户而言,这些东西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了。这倒不是Mac的问题,是所有计算机界面的问题。

很多操作,我一旦学会,就认为是顺理成章的事情,但是在一个没有学过的用户眼里,这就是不可逾越的高墙。看来设计程序用户界面的时候,要找一些很初级的用户来才行。

August 17, 2009

这是我对绿啊就坝事件的反思,因为很多事情耽误了,另外我也一直没有想好究竟该怎么入题。不过,择日不如撞日,咱们就开始聊聊,聊到哪里算哪里。

我的想法,是从两个方面来谈:

  1. 这件事情的影响
  2. 类似的事情,如果有一个大家都比较满意的解法,会是怎样的
我的基本出发点是:这个国家是我们的国家,这个政府做事,我们要有反馈。求同存异,有话好好说。
今天说的是这个LB事情的影响。我从信任的角度说,因为这个角度我考虑的比较多。说起来呢,人和人之间的关系,信任是最基本的了。推广到人和各个群体之间的关系,也是要基于信任的。
比如说吧,我信任我现实中的朋友,是因为我们之间有交往,有利益关系,所以我信任他们;我信任网络上面的朋友,是因为我和他们之间有网文的交流,而且我们之间没有什么利益关系,所以我没有什么理由不信任他们;这里有两层因素在起作用:一个是交往历史,一个是利益关系。
对政府和国家的信任也是一样。比如去年的两件大事:闹运会和地震。为什么这两件事情上面,很多中国人,包括很多对政府持批评态度的中国人,转而相信政府?因为办奥运和抗震救灾,只有中国政府才有这个能力去做,而且从政府以前的做法看,政府会把一个运动会办好,政府和国家也曾经抗震救灾,政府和国家有好的历史记录;另外,政府和国家做好这两件事情,也有更大的利益在里面。所以大家相信政府和国家。
可是到了今年,为啥LB这个事情,大家就转而不相信了呢?我先问一个问题:我们凭什么相信那两家公司?
是那两家公司有什么良好的历史记录么?他们是不是金山那样的牛掰公司,独力和盗版斗争多年,写出了很多虽然不卖座,但是依然很优秀的软件?没有。那么从利益来看呢?我就不多说了,大家都明白。
那么为什么还是有人相信了?比如在下?因为,信任是可以传递的,有工信部,财政部和外交部的背书,工信部和财政部是用4千万来背书,外交部是发言人在背书。
但是这种背书是有风险的,背书就像玩多米诺骨牌,在自己的面前放下一块牌,上面面写着:我是工信部,我希望大家象信任我一样,信任某某公司;于是这家公司就可以竖起自己的一块牌,写着:我是某某公司,请大家信任我的产品:LB。
可惜的是,LB这块牌,在纷繁复杂的PC环境里面,在食肉动物游荡的网络里面,轻易的倒下了。我记得在某个地方看到对某某公司的采访,说这款软件“经历了几十次测试”。据我所知,一款要在所有PC上面安装的软件,至少要经历几千次测试,而且要在各种软硬件环境中进行,这就是几百万次的组合。几十次?我真的希望我是记错了。
LB这块牌倒下了,于是它的开发公司的信誉也倒下了,4千万也跟着倒下了,跟着砸到了外交部发言人的身上。当时我看到很多人骂秦刚,我其实还是比较喜欢秦刚的风格,但是没办法,支持LB是他的工作,LB不行了,他也只好挨骂,不仅在网络上被人骂,还要在记者招待会上面被记者奚落,这也是工作的一部分。
除了外交部,财政部跑的比较快,被砸的也轻,工信部只好用内力把这次事件接下来。这次LB,网民骂了政府,虽然没有导致LB在所有的中国PC上面安装这么大的问题,但是损失了对政府的信任,只能算是两害相权取其轻。
那么,除了对抗以外,是否有一个相对好一点的解决办法呢?我相信是有的。希望我在这个话题下面写的第二篇,能够作为一块砖头,引出几块玉来。
May 15, 2009

今天看到老白的留言,不仅感慨,如今独立的blogger越来越少了,有自己思考的人就更少,再分到IT这块,都不够塞牙缝的。不过不要紧,毛主席语录里有这么一句:

你解放军不跟我走,我就找红军去

前几天和一个同事聊天,他在美国读的大学,正在考虑回国创业。聊起twitter,聊起各种我的奇怪的想法,他觉得很有趣,问我,你觉得你这些想法在中国,为什么会比twitter和blog更有用?

我告诉他,你知道去年冬天,我去国内出差的时候,除了公事,都干了些什么吗?我和我们国内合作公司的那些年轻人一起,每天到公司干活,中午和他们一起吃三块钱一碗的热干面,就是路边小摊的那种在尘土里做出来的,一个一次性饭盒里面,只有面,胡椒粉和一点香菜。我让他们教我发短信,我问他们国内怎么买房,他们怎么养孩子,怎么考虑养老,怎么看待新劳动法,问他们的担心,他们的希望。

我跟出租车司机聊天,问他们的生意,问他们担心什么,喜欢什么,跟他们聊对各地人的看法。我唯一没时间做的事情,是钻到网吧里面去看看大家是怎么上网的。

我坐城铁,看携程的推销人员怎么在火车站扩展网络上面完全没有的市场。

同事问我,你为什么干这些?

我说,在中国,你看哪家美国互联网企业做的好的?都是本土企业把外企踩在泥巴里揍。为什么?因为互联网这个东西,对用户的习惯,文化和行为,依赖太深。一个词翻译过来,就让老百姓看的浑身掉鸡皮疙瘩,还有谁会来用?

我当然没跟同事说主席语录,不过我想我的意思足够清楚了。这些twitter,blog之类的舶来品,根本就是伪军。伪军跟红军,我赌红军赢。

主席语录的另外一个好处,是主席放了个比喻在那里,后人可以往各个方面去引申。这个解放军,可以用来比喻如今的IT博客们。时代进步了,2.0要变3.5了,博客要变成看客了。没关系,跟人不能交流,我去跟计算机交流。写中文没人看,我去写C++,写Java,写php,写javascript,写SQL。想法不能跟新潮的人交流,我就把想法变成程序,让令行禁止的计算机去执行,去把虚无缥缈的想法,变成运行的程序,变成流动的数据,变成无处不在的应用,用适用中国的商业模式,去把流量变成钱,然后去买更多的机器,带宽,还有程序员。

March 17, 2009

这么多东西都堆到一起了。最近看别人的blog多,自己写的少,一个原因是,我在做一个小玩具网站:schooldistrictfinder.com ,就牵涉到上面说的这三件事情。

这个东西是我07年就在考虑的一个东西,当时因为要买房子的关系,一直在关注房子和学区的关系。在美国,象我这样的已婚有娃IT民工,如果想自己的娃将来有学上,唯一的办法就是住在一个好的学区里面。我当时在很多网站上面找关于学区和学校的数据,但是都很零散,于是就想自己做一个能把所有学区和公立学校数据放在一张地图上的网站,拖了这么久,域名和空间都注册了好久,终于下定决心弄了一下。好在没有花太多的时间。

这个小玩具,就是一个典型的用Saas的例子。我用的是google map api。没错,我经常骂google,那是因为我觉得google如果垄断了,就太可怕了,所以我才骂它。到了开发的时候,什么好用就用什么。这里的地图数据,以及画多边形(学区边界),还有图钉(学校地址),都是用的google map api。我在开发的时候还用到了google map api的地理编码/反编码(geocoding / reverse geocoding)来修正数据。如果你把这个网站看做是一个软件的话,google map是作为一个web service来提供地图数据的,我写的部分是作为另外一个(超小型的)web sevice来提供学区和学校数据的。最近微软的live地图服务也升级了,我还没有时间去研究那边的兼容问题。

要做这个网站,我就必须把google map的代码放到我的网站上。我很高兴这么做,因为google map api为我的网站提供了价值,却没有太多的条件来制约我。当然如果流量大了,他们会跟我谈广告的事情,不过那就是猴年马月的事情了。另外这个服务很容易验证是否合格:都是下载的数据,没有什么计算在里面。这个有点象混黑社会:跟某个老大的条件是,吃香的喝辣的,横行乡里,老大最多跟你分点保护费,多么简单而幸福的混混生活。

跑题了跑题了,现在说说中国的谷歌地球。我看到最近国内在号称要做中国的谷歌地球,其实做这个东西,或者做google map,最重要的是数据,写个桌面应用,或者写个javascript + css + html的网络应用,倒不是什么难事。有了数据,这些程序才有料去显示,其他的鼠标拖动,level of details显示之类的效果,才有存在的意义。中国的地图数据,估计要确定哪里可以显示多少细节,还没有完全确定吧。

做这种应用另外一个不可缺少的,就是开发接口。这种接口可以是google map api这样为写程序的人建立的复杂接口,也可以是为某些地理知识爱好者添加标记的人机接口。有了接口才有用户喜欢玩,才能添加各种数据,这个应用才更有用:用的越多越好用,歪脖2.0的一个经典特征。

最后炫耀一下一个小发现,其实google map用的地图也是有误差的,我经常发现某些学区的边界没有落在一条街上,而是落在人家的院子里,我本来以为是我的数据的偏差,但是切换到卫星图片一看,我画的那个边界,明明就在那条街上嘛,是google map的地图视图(map view)数据的问题。

February 27, 2009

有没有人给说说?奥巴马最近给美国公司上紧箍咒,说外包的话不给减税了,不知道对国内有没有影响。

不过我看下来,美国公司要想不外包,基本上不可能。不过要是吃外包这碗饭,利润肯定也被压的非常低。

January 20, 2009

把这个用PC取代Wii,当成一个项目来分析一下,反正这个想法多半是口盐水井,研究一下也没关系,万一打出天然气呢?

先分析一下Wii的市场和产品构成。Wii的产品有三个主要部分:

  1. 独特的外设,比如带有加速度传感器的手柄。这个是区分Wii和其他游戏机的主要因素之一。
  2. 有自己独特体系结构的主机。这个是Wii的主要收入来源之一。
  3. 配合外设和主机的休闲游戏。这个是区分Wii和其他游戏机的另一因素,在有版权保护的市场,也是Wii的持续收入来源。

Wii的市场细分,是通过游戏和手柄把自己和其他游戏机区分开,定位在休闲游戏;利润上面,一个是游戏收入,另外一个,是刻意的制造Wii主机短缺的现象,刺激人们的购买欲望,同时维持Wii主机的高利润。

如果想在中国市场复制Wii的成功,全盘照抄估计悬,微软的xbox砸了那么多钱,都没什么动静。那么,是否可以通过技术和市场的手段,进入任天堂培育起来的这个用户群,从中分一杯羹呢?

我们先看看这三个产品组成:第一落选的是游戏。在中国,开发单机游戏是没什么利润的,除非你控制了硬件。如果Wii的游戏可以在PC上面运行,那么Wii在中国,也只剩下卖手柄的份了。但是Wii的主机硬件控制权在任天堂手里,复制主机这条路不通。另外,开发一款大家喜欢的游戏也是风险很大的事情,即使有版权保护,也需要认真考虑。

再看看手柄和其他外设,这些东西的利润肯定存在,但是都是很薄的利润,山寨厂做做可以。

针对主机,还有什么办法么?比如做个模拟器?这个模拟器在PC上启动以后,可以让Windows运行Wii当前的游戏,这样也不用绞尽脑汁开发新游戏了,主机硬件的控制权也消失了,还可以用现有的Wii的外设。这个想法可行吗?

先看技术上是否可行:Wii的主机也是一台计算机,有内存CPU硬盘和DVD光驱,有视频输出,有蓝牙红外等等,这些都是PC有的。唯一的问题是:Wii的CPU使用的是IBM的POWER PC架构,不是intel的奔腾架构的东西。也就是说,Wii的游戏,直接放在PC上面,intel的CPU根本读不懂那些指令。那么这个问题有解吗?有。解决方案,要么是把那些游戏的源码拿过来,重新编译,或许能在PC上面跑,不过我们愿意,任天堂还不愿意呢。另外一个办法,就是做一个虚拟机,让奔腾架构的CPU去跑这个虚拟机,让虚拟机去跑Wii游戏的那些POWER PC的指令,就象Java一样。好在Wii的CPU这几年不怎么长进,主频比PC的CPU的主频慢了几倍( 2006是760MHz左右,现在估计最多1GHz ),这个方案是可行的。

假如我们有了这个虚拟机( 这个东西也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写的,全国估计能把这个虚拟机从头到尾弄清楚的,不超过100人吧 ),那么来第二项检查:这个东西,怎么赚钱?Googol问,谁会为这个不赚钱的东西开发游戏呢?现在我们不愁游戏,但是还是愁赚钱的事情:

如果Wii的游戏都可以在PC上面玩了,那么很多有PC的人就可以去弄这么一个虚拟机,或者叫模拟器,然后玩免费的游戏。卖游戏不赚钱,模拟器也不赚钱,因为电驴上面都会有。那么谁来付开发这个模拟器的人的工资呢?

看来这个想法没有通过赚钱这一关,最后还是一口盐水井。

January 2, 2009

经济变冷了,大家要省钱过冬了。本来奔腾的钞票流,从这个钱包流向那个钱包;现在你把钱包抓紧一点,他把钱包抓紧一点,流出的钱固然少了,从别人那里流进来的钱也少了,钱的流动性差了,冬天来了。

这次出差去深圳,还没有看到IT行业受到冲击的迹象,科技园的马路边上,还是汹涌的白领在赶着上班下班。再等5个月吧,中国经济总是滞后美国经济半年的。

不过也别怕,夏天有夏天的冷饮生意,冬天有冬天的炭生意,只要有变化,就有生意。

December 21, 2008

在南方工作了一段时间,顺便考察了一下国内的市场和薪酬,还有就是关注了一下金融危机对软件市场的冲击。总体看来,低端制造业的倒闭潮还没有波及到软件行业,这个可能和美国公司大量把项目进行外包有关。

但是国内的软件行业也有很多问题,主要的问题其实和我出国之前一样,就是人往高处走,员工对更高的薪酬的渴望,导致员工把更多的热情投入到自身的充电中去。这种现象无可厚非,其实作为一个寻找机会的人,我更高兴的是,发现这种熟悉的趋势依然存在。

换句话说,我坐在出租车上,看着外面行色匆匆赶去上班的年轻白领们,觉得和他们心心相通,了解你未来的用户,了解他们心中的那种渴望,这种感觉太棒了。国内流行的“转危为机”,挺有道理的。

« Previous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