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vember 12, 2010

用户界面的兼容性未必有那么重要。如果让我在手机上面还用windows的界面,我会吐的。当然,对于office 2007这种烂界面,兼容性还是还给我吧,拜托,那个倒霉的Edit菜单在哪里?TMD的在哪里?

商业说到底还是Sigma(价格i-成本i),技术要么降低成本,要么增加i。水果教主的能耐,在于增大了价格之余,顺手把i也增大了。

我本来以为Gmail会是第一款Function On Demand的软件,结果他们还是把一堆功能都塞到一个js文件里面扔给我了。难道是因为最近微软的项目经理跳槽到google太多的原因?

如果上面一条猜测成立的话,当年Bill Gates是靠挖人毁了Borland,现在Steve Balmore是靠送人去摧毁google。这哥俩倒是一唱一和挺起劲的。

Bill Gates抄了一辈子苹果,啥时候再抄一次教主,玩玩绝地归来?

November 10, 2010

曾几何时,我们为了互联网上面谁都可以说话而欢呼,因为草民终于可以发出声音了。但是,这个好事情好像并没有原来想象的那么好。首先,草民说话草民听。那么多草民,咱们一起说,然后谁也听不清。其次,草民是脆弱的,需要养家糊口买奶粉尿布,于是,被人塞进一个硬币,再拧两下发条,一群草民就抬起双臂,目光呆滞的朝背后那只手推动的方向走去,嘴里还喊着口号。谎言本来不是真理,说的人多了,信的人多了,也就成了真理。

很多人说,民啊就主是解决中国问题的大杀器。要我说,民啊就主,不过是一种流程。指望流程来改变世界,就好像买了数码单反,就能当摄影大师一样。民啊就主,无非是一种讨论的流程,最后还是需要参与讨论的人,抱着解决问题,和平相处的心态,来达到一个妥协。

同样的,新闻自由,草民可以说话,也是流程。如果草民和非草民不抱着解决问题的心态,而是为了泄愤,为了眼球去争夺,那么新闻最后,会变成一场无赖的骂街活动,谁的声音大,谁就被大家听到,但是被听到,并不意味着被相信。

如果你不再相信网络上面那些自作公允的声音,那么请你拿起酱油瓶。

October 29, 2010

我老了。

经过了年轻时候的争夺,我现在已经不再想回想当年在黑道的叱咤风云,只想安安生生的过下半辈子。所以,我在这座大山的入口,开了一间面包店,勉强糊口。除了镇里的医生David,没有人知道我的过去。我以为我的生活会就这么安静的继续下去,直到昨天…

他推开门的时候,阳光从他身后照进店里,但是这并不妨碍我立刻看出他的一些与众不同的地方。混社会的时候,这种能力已经变成了本能。首先,他是一个亚洲人;其次,他穿着一件发出臭味的大衣,虽然大衣袖口的商标还没减掉,但是显然这件大衣已经被水泡透好几天了;不过最让我心惊的,是他脖子上面紧紧束着的一块红布,因为这块红布,这个人的嘴唇发紫,显然是缺氧很久了。

“难道窒息游戏已经传到亚洲了?”我心里暗自叹息,真的是与世隔绝太久了,当年我就是因为看不惯这个游戏,而退出江湖的。

但是不容我多想,这个人朝我走过来。我心里一惊:难道,难道他是总部派来的?

他把大衣脱下来,指了指,然后又指了指我柜台里面的面包。我摇摇头,骗我还不是那么容易的,尤其是用泡了水的大衣。

他看起来很失望,但是他没有说话。我明白,他脖子上面的那块红布浸了水,紧紧的箍在他脖子上,能说话才怪。我拍拍他,示意他把那块布解下来再说话。他试了试,失望的摇了摇头,忽然一头倒在地上。

我的心一下收紧了,难道他真的是总部派来的?一定要赶紧把他弄走!

几个小时以后,镇上医院里,我和David看着这个安静的躺在病床上的年轻人,我轻声的问:Dave,你确信,他…

David看了我一眼:Bob,你不用担心,他不是。下游那个镇的人找到了他的背包和木筏,他只是个留学生。

我小心的问:你说,他自己做的木筏?

是的。David笑笑。他不知为什么,没有买橡皮艇,反而砍了几棵树做木筏。他如果用橡皮艇,就不会半路散架,也不会被水把全身打湿,更不会被湿布给勒的半死了。不过,这小子有麻烦了,随便砍树,他那个大学城的法官不会放过他的。

那他的这个…我指了指那块红布。David的护士把那块红布折成一朵好看的花,插在花瓶里。

David意味深长的看了我一眼:Bob,那个不是总部的红布,那个,是他们的国旗。

October 18, 2010

自从美国经济危机以来,美国的银行业吸取教训,痛定思痛,开始向中国的同行们学习:

首先,他们改变了谁有钱都可以开银行的规矩,干掉了无数有问题该干掉的(熊斯蹬银行)和没有问题制造问题也要干掉的(华盛顿互惠银行)。

其次,他们实现了银行事实上的国有化。

现在,他们开始抓服务了:

话说我跟老婆在摩根大通Chase这家事实上国有的银行里面有好几个账户,我的存款账户,我老婆的存款账户,我的信用卡账户,我老婆的信用卡账户。你问我为啥开这么多?因为人家国有嘛,我们信任人家嘛。

可是太多的账户的确麻烦,每个月账单对账单就有4份,骚扰电话更是无数,主要都是竞争对手来拉客的,比如花旗,每天早中晚饭各打一个电话,你说你们都是一家老板,何必呢?跟伯南克说说不就结了?

扯远了,话说我们账户太多,又没啥利息,于是决定去关掉老婆的存款账户,然后把钱转到我的账户。周六去办了手续,周日美国银行不上班(多人道啊您说)。今儿早上一看,账户还在,钱也没动。

我老婆只好再跑了一次银行,因为打电话不行的,人家银行要保证储户的安全。办完手续回家上网一看,钱也转了,账户也少了一个,可是怎么还有两个存款账户呢?原来,人家为了保证我不乱花老婆的钱,把我的信用卡账户给关了。

October 10, 2010

还是一个个的群落,彼此没有连接?

这个问题还可以用一个科幻恐怖片的说法来描述:假如某天,facebook决定,这个世界需要清理一下。于是开始运行类似Java虚拟机里面的gabage collection程序。首先根对象Mark Zuckerberg是不能被清理的,其次只要从Mark的朋友圈子出发,能够到达的人都是活跃的电池,那么会有多少人被最终清理掉呢?

September 27, 2010

今儿给朋友聊起请父母来美国的事情,不少人的父母或者岳父母都被拒签过,加上当年出国的时候也时有被无理拒签的事情,说起来大家都是一肚子气。记得当时出国的BBS或者各大高校出国版,到了弄签证的时候,和”傻逼”这个词联袂出镜几率最高的一个词,就是“签证官” - 恭喜您,猜对了!

可是,我用“美国签证官都是大傻逼”去google百度了一下,居然第一个和第二个结果里面,连傻逼这个词都没有。百度还是很精准的选取了关键词,可是前面几个结果里面,傻逼的都是签证申请人,不是签证官。奇怪,这个世界在我的眼里,和主流搜索引擎的眼里,真的很不一样。或许,还是看看我的社交圈子里面的人们怎么说比较靠谱?

我这个博客虽然没几个人看,但是好歹还算是我的一个社交圈子,如果大家有兴趣,烦请您,或者您认识的朋友,写一下自己跟美国签证官打交道的傻逼情景,越傻逼越好,让我们看看,到底是我们应该信神一样的搜索引擎,还是自己身边的朋友。

我先来:

05年,我老婆带我女儿回国,在上海返签。上海领事馆的傻逼美国签证官,让我老婆在里面等了9个小时,几乎饿昏过去。最后只问了一句就完事了。

06年我在上海返签,看到前面一个女的把材料一摔,说:傻逼,老娘不签了。

傻逼美国签证官

September 12, 2010

通过媒体上面描述的高科技创业者,我总结出了高科技创业者必备的五大特质。作为一个创业成功者,你

  1. 最好是对科技有无穷的热情。这样,作为投资人,我们才能在你成功以后,说服其他不成功的人,不不不,创业不是赌博,你们不成功,只是因为你们对科技的热情还不够。
  2. 你要么温良谦逊,不,与世无争是不够的,要对股份没有一点概念;要么你就干脆是一个狂妄自大到每个人都讨厌你的控制狂。这样,作为投资人,我们才能在合适的时候,找到合适的方式来请你离开你创立的公司。放心吧,我们把你的宝贝公司弄砸以后,会请你回来的,只要你承认,这次经历让你长大了。
  3. 你的创业点子一定要简单到一句话就能说明。毕竟,你不能指望我们这些投资人都能理解你的长篇大论吧,否则我们还找你干嘛?
  4. 你要么有名校的博士学位,要么干脆就是个大学的辍学生。其实这两点是一个意思,就是你胆子很大,非常大。你要是谨小慎微,读了个MBA就出来赚钱,你就不是创业者了,你应该是我们投资公司里面的同事。
  5. 最后,你要么对女人毫无感觉,要么就是和公司高管有好几腿。拜托,你至少要给你的传记作者一点发挥的空间吧?他们也是要养家糊口的。
September 7, 2010

刚才看到ifanr上面的【iSeed】ifanr 访谈:家酿机器人社区——智能创想,精确控制,趣人趣事。想起自己在这方面也有一些兴趣。说起来我小时候,因为老爸的熏陶,对航模和电机电子都很有兴趣,曾经在小学的时候,自己设计制造过电动船,另外还做过电动机,稳压电源,收音机这些东西。这些兴趣并没有被学业和工作磨灭,大学里面的电工实习课,班上好几台收音机都是我焊的,后来还在隔壁同学的枕头下面藏了一个自己做的单三极管无线话筒,弄得全系同学都听到了他们的卧谈会。

后来出来读书,系里小秘在我报到以后说:别被那些机器人踩到咯。我还以为她开玩笑,结果某天正在编程,忽然听到身后有点声音,扭头一看,一台汽油桶那么大的机器人,背着它的笔记本计算机脑子,瞪着两只摄像头眼睛看着我。后来几年里面,托摩尔定律的福,机器人越来越小,等我毕业的时候,大家经常说的就是:别踩了我的机器人!那个时候学生们已经不自己做机器人的硬件了,都是买了SONY的机器狗,然后编程,让它们比赛足球。

另外一个跟机器人有关的,就是对车里面的计算机进行控制。我当时自己弄过一个电路,和汽车的引擎控制计算机通信,看车当前的状态。当然做那个东西的初衷,是因为车有点毛病,我又没钱修,所以干脆让我的笔记本计算机跟车的计算机谈谈心,看看老兄到底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后来看到系里的一个教授搞了更复杂的事情,比如用笔记本控制某一个轮子的刹车抱死,这个就比较危险了。

August 28, 2010

老美说“A picture is worth a thousand words”,是说图片的信息量远大于文字,今天在ifanr上面看到这么一张老图:

是Paul Allen和Bill Gates早年的合影。我对两位超级富翁的年轻相貌没啥兴趣,我感兴趣的,是他们俩身后的白板。

先看Bill脑袋后面那个圈,里面是“应用程序”和BASIC编程语言,还有其他的比如Graph,Draw,这些都围绕着一个核心:数据。这些都是基于他们的文件系统。这不就是后来微软得以抓住用户的东西吗?所有的应用和开发工具,都是围绕统一的数据格式,特别是文件格式而来。

而Paul脑袋后面的那个图,包括了当时最著名的计算机制造商:IBM,Apple,Tandy。他们把这些计算机制造商纳入一个网格(Grid)是干嘛呢?难道当时他们就企图用统一的软件来囊括所有的硬件?

August 19, 2010

好了好了,我知道国内的哥们对5毛很生气,比如如雷贯耳的K,I,R,T,V等者名id们,今儿咱们不谈中美的五毛和美分,也不聊政治,咱聊聊老印的搞笑网贫猿。

话说大名鼎鼎的TechCrunch昨儿有一帖子,是TC的老大Michael Arrington贴的,说Skype刚雇用了一个月的Chief Development Officer,前yahoo高管Madhu Yarlagadda离开了正在全力冲刺IPO的Skype。原因很简单:7月6号TC报道了这个事情以后,帖子后面一堆yahoo内部人员跟过来骂Madhu老兄。TC删了不少回复,不过还是让Skype的高层知道了这个事情。然后Madhu老兄做了两件错事:一个是给所有他认识的yahoo员工写email,请他们到TC说好话,来纠正大家的“错误印象”;另外一个,是他老婆威胁TC要采取法律行动。

第一个事情的结果是:好多yahoo的员工干脆到TC留言,说Madhu老兄找他们帮忙这个事情;第二个事情的结果是:Michael老大急了,说我好怕怕啊

当然整个事情最好玩的是这个留言:

I worked for Madhu for a number of years at Yahoo. I found him to be a good people manager. He supported his people and rewarded top performers well. I enjoyed working for me, and I am surprised at all these negative feedbacks.

翻译过来就是:我在雅虎的时候,在这位老兄手下干了几年,他是挺好一经理,不拉不拉。我在我自己手下工作挺愉快的。

当然,这个立刻就被人抓了现行:

这个SB自恋狂!


LOL,当场抓获。
两个帖子分别在这里这里
« Previous PageNext Pag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