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ptember 18, 2011

很久没有写博客了。今天不说科技,想说的是社会无形的公共资产。

如果要找在中国很常见,在美国基本上没有的一个事情,对人的群体性攻击,可以算一个。比如早年的上海人都是小气鬼,后面的河南人都是骗子,东北人野蛮,广东人造假这些流传很广的段子。其实简单的算术就可以看穿这些谣言:上海有一千三百万以上的常住人口,加上外来人口,轻松超过一千六百万。每一百个中国人里面,就有一个上海人。难道百分之一的中国人都是小气鬼么?河南人是骗子这个事情就更可笑,河南人口有一亿左右,难道16个中国人里面就有一个是骗子?这种对中国人群体性的侮辱,在中国,特别是互联网上面非常有市场,造谣传谣的人也不想想,这么搞,一不小心连自己也拉下水。

但是依然有人乐此不疲,原因很简单,这种段子流传很快,可以迅速的增加流量,或者就是简单的泄愤。不过这种小便宜的代价,是社会公共资产,比如人和人之间的信任这种最宝贵的资产,被及其粗暴的浪费了。试问,如果你自己不是河南人或者上海人,你遇到一个河南人或者上海人,你第一反应是去倾听他的话呢,还是先想到了那些段子?

说到信任,最近网络上面流传的“老人跌倒,扶起老人却被诬陷”的事情也很多。这些诬陷别人的老人,也是为了自己的一点利益,去浪费公共的无形资产,让人们不敢去帮助别人。请问现在谁还会去学雷峰?老人们自己跌倒了,没有人帮助,也只能喊:我自己摔的,我不诬陷人。

在美国,如果有人企图去伤害一个群体,比如骂黑人都是懒虫,后果是相当严重的。我记得以前讲过,我们系一个年轻教授,发email的时候不小心把bigger里面的b按成了n,于是那个词儿就变成了黑鬼。他立刻发信道歉,并且说任何觉得这封email不妥的人,可以到他办公室和他谈。这个倒是中国现在应该尽早学的。

老人摔倒,然后指称扶起他的人是肇事者这个事情,在法律程序上面也是要认真看一看的。美国这边的做法是:

  1. 如果肇事,必须留下,肇事逃逸抓回来是要重罚的。
  2. 如果指控别人肇事,是需要举证的,不是说一句他蹭我了就可以拿赔偿,指控也是要冒被反诉的风险的。这样至少减少了一些诬告和碰瓷儿的人。
  3. 当然最重要的,是执法过程要公正。法官不公正,警察不卖力,流程神马的,都是浮云。

当然了,政府公信力,估计是被损坏最多的公共无形资产。出了事连官府都不能信,那还有神马好谈的。

August 8, 2011

最近和一些想创业的,在创业的,还有创业成功的人聊,发现“平台”这个词儿特别的时髦。基本上每个人都在说,我们建立XXX这样一个平台,以后事情就好做了。

平台当然好,我搭台,你唱戏。你火了,我收税;你演砸了,我的平台还在,换人继续演。不过,平台多了,最后估计就是,一地的空台子,没有演员。

August 1, 2011

只怕不是为了救国救民吧?装13写文章,不干实事,当然低风险高收益,还落个好名声。当医生救人风险高收益低,出事了还会被人打个半死,谁干啊。

看看现在,干实事的人被骂被抓,因为出事了。不干事的人在那里指点江山,大把广告费拿着,最有良知的知识分子光环戴着,多牛叉。只是,以后谁还愿意做事?都去装13了。

July 31, 2011

听说铁道部抓了两个程序猿当垫背的,请善待程序猿。系统出了故障不去找负责的领导,抓程序猿替罪。还想产业升级?

要是虐待程序猿,我就给动物保护组织打电话。

July 19, 2011

张无忌当下微微一笑,说道:“我又没在苗疆中过非死不可的剧毒,又没害死过我金兰之交的妹子,那有什麽难言之隐?”

July 10, 2011

一如既往的延续了美国好片续集肯定烂的传统,根本就不是给小孩子看的片子,里面搞笑的东西都是学以前的其他电影,情结太乱,没有好的音乐。

June 28, 2011

TEEC是清华企业家协会。里面有很多业界的资深人士。上个周末,6月25号,我们西雅图创业协会有幸和TEEC天使投资合作,在Kirkland软通动力总部,举办了一场大西雅图地区华人创业者的融资活动。Bellevue的市长李瑞麟先生也来致辞。一共有20多个创业团队和投资人进行了宣讲,中间TEEC的几位老大给大家讲了TEEC的发展和方向,TEEC投资从天使阶段,到余军老大所在的华山资本,覆盖了整个投资阶段。TEEC西雅图分部还请了西雅图本地的著名笑星北美崔哥来助兴。

会后和各位老大吃饭,谈起当年创业的经历,发现大家当年都是这么一步步走过来的,开始不容易。不过现在有投资,还有已经创业成功的前辈愿意提携我们,做我们的导师,我们成功的机会应该更大一些。

事后看会议的照片,发现虽然到会的都是我们协会的成员,但是我们协会的几位创始人,居然没有人想到和领导合影的。看来我们协会主要还是做实事的人,政治敏感性不强。

June 21, 2011

看到这么一篇东西:《胡舒立:马云为什么错了》,看标题,我以为作者是在谴责马云,直到文章最后,提到这么一句:

在文学名著《一千零一夜》里,公平的阿里巴巴把所获财宝的半数分给莫吉娜,以酬谢她帮助自己战胜强盗。

别的我不知道,这个故事我记得是这样的:

于是他伸手指着莫吉娜的脖子说:“现在我恢复你的自由,你从此成为自由民。为了对你表示感谢,我愿为你主持婚事,把你配给我的侄子,使你们成为恩爱夫妻。”

故事里的阿里巴巴虽然把钱给了莫吉娜,但是立刻让侄子娶了她,不仅获得了乐善好施的美名,还把钱财和美女都收回了。原来,胡舒立举这个例子,不仅不是在谴责马云,是在埋怨现实中的阿里巴巴做的还不够漂亮。我要是没读过一千零一夜,还真被蒙过去了。

June 15, 2011

这不跟我添堵么?

话说今天去洗牙,才知道啥叫坑爹。那位洗牙师,先给我牙床上面打麻药。美国这边给牙床打麻药,需要先用外用的麻醉剂涂在牙床上,然后再上麻醉针。结果这位可好,右边给我用了外用的,左边没用。那左边她戳上去当然疼了,结果她就给我打多了。上午打的,现在都快5点了我左边嘴巴才缓过劲儿来。

然后我就跟她说,你忘记给我上外用麻醉了,我木着半边脸说话我容易么?那个时候才知道,什么叫“肿么了”,上了麻药真的感觉很肿,舌头都肿了,张嘴说话就是肿么了。

然后她就感觉很抱歉,感觉很抱歉她,她她她就开始跟我聊天。我嘴巴里面有您的超声波洗牙探头啊大姐!我只能用升调的恩哼表示同意,用降调的恩哼表示不同意,我容易么我,我简直就是一个相位调制解调器啊我。结果这位大姐问,你开车是走哪条高速啊?我一激动,我就呛着了。

然后?然后那位大姐看着从我不灵活的嘴唇和舌头缝隙里面流出来的口水,关切的说:我去给你拿瓶水来吧?

June 12, 2011

这里估计有不少人都看过《回到未来》。今天在一个老爷车展上,看到了那部被改装成时间机器的DeLorean DMC-12 跑车。一共有4部,其中一部里面还有通量电容器。

« Previous PageNext Page »